官网
欢迎来到法治甘肃网--酒泉  新闻热线:0931-8150039  邮箱:fzgsw@qq.com     新闻投稿   登陆   注册
在线咨询

当前位置:首页 > 记者专稿 > 正文

酒泉地蹦子:大漠深处最先绽放的花朵

发布时间:2016-05-13 16:11:12  来源:每日甘肃网  
          在中国人的传统里,年已经成为一种离不开、舍不下的文化元素了。辞旧迎新,当所有的一切开始一个新的轮回的时候,总有一些柔柔的记忆,伴随着那些旧年俗的影子,从纷乱的年味中走来。跳社火、唱大戏,敬神祭祖,奉告天地。年,就是在这样的习俗中从热闹走向宁静,最终归于下一个轮回。在酒泉当地,最有特色、最让人难忘的年俗莫过于跳社火(地蹦子)了。
 
 
酒泉地蹦子: 大漠深处最先绽放的花朵
 
童年的酒泉地蹦子
 
        在下完新年的第一场雪后,学校终于放假了。随着年关的逼近,过年的气氛是越来越浓。祁连山似乎也为之精神一振,在冬日的暖阳下显得格外伟岸挺拔了。哥就在这个时候又开始忙活了。
 
        他是酒泉乡下的一名小学校长。每年学校放假之后,年关之前,他都会头上戴着一个鸡冠子一样尖尖的高帽子,跨下甩着一个猩红的鼓鼓子,与当地穿红戴绿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在村校的小操场上蹦来跳去,排练一种民间舞蹈。而抽着莫合烟,裹着黄大衣的大队书记,则坐在操场的篮球架下,晕懒地晒着太阳,不时的吼上几句。震天的锣鼓声常常将我从懵懂的童年梦境中惊醒,母亲告诉我这是大队里在排练社火。
       
        于是我们常常倚在村校的门口,看大哥哥大姐姐们在欢快的锣鼓声中疾步如飞,翻腾、跳跃、穿插,鼓手有时将鼓子高高举过头顶双脚齐跳着腾跃而过,有时将鼓子在胯下左右轮番敲打着摇摆前进,有时又将鼓子放在胸前跺跳着,踏着碎步而行。而穿着花衣的姐姐们则敲着小铜锣疾步如飞穿插过带着鼓子跃跑的大哥哥面前,莲花一样的碎步像风飘过水面一样,稍无声息就是一个照面、转身,而后旋即已扎入了下一个鼓点。与这种快节奏不同的是,有一个穿着长袍大袖、戴着假胡子的老爷爷不断的从社火四周慢悠悠的转来转去,不时把他的大袖子从我们的头上撸过,不小心我们这些光着头的小屁孩,就被他撸进社火当中去了。撞的是晕头转向,引来围观群众的哄堂大笑。母亲告诉我这是傻公子,维持秩序、逗人玩的。而最让我羡慕的是那些年纪比我稍大,已在村里上四、五年级的学生娃,手里则拿着个带铁环的棒子,摇来晃去,跟在拉花姐姐后面亦步亦趋,穿插、迂回前行,一脸的紧张肃穆,其实内心是说不出的满足与愉悦。快乐的铃声常常夸张的摇醒了村头老树上慵懒的喜鹊娘娘,整天喳喳报着喜讯,不消停。而就在我离开小乡村上学的最后一年,也美美的当了一回棒槌娃。被脂粉涂的粉团团的悄脸蛋不时引来对面婶婶的啧啧称赞,母亲则骄傲的笑了。
 
        而最受活的是当了棒槌娃后从初一到十五都可以吃好的。初一在村上集体拜完年后,从初二开始我们就开始給本村的每个队挨个拜年。每户人家都会鸣炮欢迎,欢笑的人群拥挤着出了一家进一家。而到了每家每户,都会拿出酒泉特有的油棒子、油饼子、花生、糖果、瓜子挨个向所有进来的人分发,还向所有人的敬酒点烟。于是我的兜兜里总是挤满了爱吃的高粱怡。而后社火队向主人家行拜年礼后,在院子里就开始跳社火了。主人家此刻则把十快或二十的钱塞在社火队领头人手中。社火跳到一半,开始由村上德高望重的老人或村干部开始在社火队中间转着“卖膏药”,其实就是一种夸奖主人家的带韵的句子。大多是祝福来年风调雨顺好收成,四季平安发大财。直到日头快偏西的时候,一个队的社火拜年基本就结束了。而后社火队的姑娘、小伙子们则退去了装饰,由各家分别相邀三、四人,到自己家里吃肉、喝酒。
 
        然而母亲,每年在正月里,即便自己不吃不喝,也总会把最好的吃喝给社火队留下,十快、二十的请村里的社火来拜年、活地脉。  震天的社火将堂屋窗子上的玻璃震的嗡嗡作响,而母亲则坐在堂屋的椅子上常常是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透过翻滚的社火,母亲似乎已闻到了雨水慢慢浸来的味道、仿佛听见了包谷拔节的声音、看到了金灿灿的麦浪一浪高过一浪。跳社火的日子母亲是最幸福的人!母亲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到了,接着就是雨水了,该把沉睡了一冬的土地公公和土地奶奶叫醒了。跳社火,活地脉,一跳土肥苗壮,全年风调雨顺,收成好。二跳驱灾禳难,虫害避人畜兴,无灾殃。母亲说,她小的时候全村的人都请社火拜年了,就一家舍不得钱没请社火班子拜年,结果那年秋天别人家的包谷都好好的,就他家的包谷棒子都让虫攘了(酒泉方言,吃掉的意思)。自此,母亲是对此深信不疑,每年过年再困难也要请社火班子跳一圈,社火是农人的保护神。
 
         社火承载着母亲太多的希望和悲欢离合,在小村中年复一年的传承着,母亲也在社火声中走完了她勤劳善良的一生。而母亲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去世的第六个年头,酒泉的老社火,也叫地蹦子,竟也登堂入室了,2006年被甘肃省列为首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2013年随着甘肃省创建华夏文明创新区号角的吹响,记者再次走近了阔别20年的酒泉老社火,寻找那曾经的童真和远去的乡音乡梦。
 
迷人的酒泉地蹦子
  
        据酒泉市肃州区文化馆原馆长高振刚介绍,地蹦子又叫“老社火”、“跑打场”。是在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流行在酒泉市肃州、金塔、瓜州等地的一种古老的民间舞蹈。它有说有唱,载歌载舞是一种群众性的娱乐活动。主要在一年春季来临、土地万物复苏时进行,起活地脉,驱灾异,求丰收、祈太平的一种传统舞蹈祭祀活动。酒泉地蹦子舞姿朴实矫健、配乐高锵激越,具有特别浓郁的本土风味气息,是酒泉人民淳朴敦厚、豪放骠悍性格的再现。至今在酒泉市每年过春节都要进行大型农村社火调演。
   
        酒泉社火源于何时,现在已无据考证。据《酒泉史话》记载,相传很早以前,有一个清官叫庄王,他察民情、知民俗,体民疾苦,解民所难,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可朝廷里出了一个奸臣诬陷庄王谋反,皇上降旨要将庄王家满门抄斩。老百姓得悉后,十分爱护,大家出谋划策要营救庄王全家。当时正值正月十五闹元宵,百姓们就把庄王一家全部化装成现在的社火角色。如庄王化装成了卖膏药的,男眷化装成鼓子,女眷化装成拉花,儿童化装成和尚娃棒槌娃,其他杂役亲眷化装成傻公子、丑婆子、大头和尚以及帮场人物等,混杂在百姓之中逃离出城,庄王得救了,也留下了每年酒泉春节传承不断的社火表演习俗。
 
        而据民俗学家顾颉刚先生在《古史辨·第一册首序》中表述:“社者土地之神,从天子到庶民立有不等的社。……乡村祭神的结合,迎神送崇的庙会,朝顶进香的香会,都是社会的变相。”随着岁月的流失,这种图腾崇拜,逐渐就演变为一种民间庆贺重要节日的舞蹈——社火。社为土地之神,显然社火是为祭祀土地而举行的仪式。酒泉社火,因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千百年来一直保持着它原始、淳朴的古老风貌。
 
       酒泉地蹦子(老社火)的表演,因地域的不同而略有差异,但一般由四个鼓子、四个拉花、四个和尚娃、一个膏药匠,一个傻公子、一个丑婆子,一个大头和尚、一个柳翠等组成。地蹦子的跑、跳的花样很多,通常有:一字长蛇、二龙戏珠、二环套月、四门焚香、四门斗地、四门拧钻,太子游四门、拜四门、五福梅花、八卦篡丁、九连环、十枝梅、蛇抱九蛋、黑虎掏心、八角茴香、九斤葫芦、盘肠儿、蒜瓣子、龙摆尾、蛇脱皮、剪子股、月扎墙、虎豹头、云转子、卷心子、霸王观阵、白马分鬃等舞蹈花样。跑跳一场有时长达三、四个小时,是一种耐力性极强的群众运动舞蹈。歌舞并序是地蹦子最大的特点。其说唱形式可以分为先说后唱、先唱后说和自唱、点唱、对唱、边说边唱、边舞边唱等。
 
        地蹦子中的角色各有千秋,通过不同的面部化妆、服饰、舞蹈动作来表现各自的独特形象。地蹦子中的鼓子角色,一般以戏剧造型中的武生打扮为基础,头戴牛角尖白色毡帽,毡帽左右及前额插黄表摺身穿红色衲衣,下穿白色靠腿,一手提细鼓,一手执鼓槌,英武雄壮,多跑、跳动作。 而拉花,则以戏剧中彩女或旧时农家姑娘打扮为相,梳发辫、戴红花,着红、绿衲衣,系裙子,手执小铜锣,配合乐鼓敲击。和尚娃(又叫棒槌娃),似戏剧中书童打扮,头戴僧帽、配有五方佛,上身穿黄色马甲,下身穿红色靠腿,双手执棒槌,配合乐鼓甩击;傻公子,标准的戏剧中小丑打扮,头戴相公帽,身穿彩色道袍,手拿蚊甩子,配合击乐活动于场外,起维持秩序的作用;膏药匠,以戏剧中算命先生打扮为基准,一手执跑江湖的膏药幌子,一手执拨浪鼓,不时摇动,有唱有说(词自编)。还有其他一些角色因地域、演出规模的不同而略有差异。
 
落寞的酒泉地蹦子
 
        在酒泉,地蹦子不仅是一种春节期间的娱乐活动,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酒泉社火还寄托着人们消灾镇宅、祈雨求福、活地脉的愿望。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酒泉地蹦子就被省级文化部门命名为“酒泉舞”,在八十年代又被确认为酒泉当地的“文化遗产”。后来随着很多社火老艺人的去世以及一些新的社火表现形式的出现,地蹦子逐渐沉寂了,它濒临失传。比如社火中的“大头和尚戏柳翠”就已失传。
 
        为加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近年来,省、市、区文化部门多次通过搜集整理文献资料等各种途径抢救这一文化遗产。2006年,酒泉地蹦子被正式列入甘肃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但由于时代的变迁和现代新兴媒体及歌舞娱乐的崛起、普及,酒泉地蹦子已越来越不被人关注,酒泉地蹦的传承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现在跳地蹦子和看地蹦子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现年73岁的肃州区铧尖乡小沙渠村王吉绪老人对记者忧愁的说,“现在每年春节跳地蹦子都是为了挣几个零花钱的学生,跳完了,过了就什么都忘了,下一年又是一批新的学生,没有人静下心来完整学习、钻研这个东西了。也没人关注这个东西了。”
 
        王吉绪告诉记者,他十几岁的就跟着父亲学跳社火,现在每年过春节他都要领着小沙渠的人排练社火,但步法和阵形图都靠脑子里的记忆在传承着呢,现在酒泉会跳社火的老艺人已经不多了,而且好多都已动弹不动了,不知这个东西还能传多久。
   
        地蹦子作为酒泉最古老的民俗文化,既在节日里衬托出佳节的喜庆与热闹,也传承着民族的精神与灵魂。是酒泉最原始、最为乡土的文化艺术瑰宝,是酒泉茫茫大漠深处最先绽放的花朵。它不畏严寒,迎风冒雪,将春的希望与祝福最先传播、传递。寄托着酒泉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不管什么时代,都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知道,被更多的人传承,也应该有更广阔的舞台与空间,将酒泉人民最真最早的希望和祈福放飞。(记者 魏世东



 
 
责任编辑:法治白银

相关文章

  • 酒泉市老老龄办下发《意见》加强老龄联络协调工作(2017-03-03)
  • 酒泉市重点抓好十件惠民实事 将建立困难老年人补贴制度(2018-01-22)
  • 酒泉首届赏石文化旅游节开幕(2018-07-04)
  • 记酒泉市市级“优秀教师”袁丽霞(2018-09-18)
  • 记酒泉雷英古筝艺术培训学校校长雷英(2016-05-13)